主页 > 软件方面 >科技龙头最大敌人──法律(谭新强) >

  • 科技龙头最大敌人──法律(谭新强)


    2020-07-27


    科技龙头最大敌人──法律(谭新强)

    科技发展为人类生活带来极大便利,惟同时须考虑到道德和法律问题;图为人工智能机械人Sophia。(法新社资料图片)

    上周欧盟经6年调查,宣布Google犯了反垄断法罚款27.4亿美元,Google母公司Alphabet称必定上诉,但罚款全数将在第二季入账。理论上,虽然27.4亿美元已是破纪录的数额,却对Alphabet的影响极微,皆因公司手上现金高达920亿美元,每年盈利近200亿美元。儘管如此,Alphabet的股价仍从高位跌了近8%,是近期已在调整中的FAAMG裏跌得最多的一只。

    我从前已指出过这些全球科技龙头,未来面对最大的挑战可能已不再是一些startup小公司,亦未必是这些巨无霸的互相竞争,而变成是欧、美、中这些大国或经济体的反垄断法。其实这些科技公司将面对的法律问题是多方面的,而且必将愈来愈複杂和困难,甚至可以影响到他们的生意模式、盈利和股票表现。

    另一个好例子是所谓共享经济如Uber、Airbnb等公司的牌照、监管和保险等问题。Uber的确在全球很多地方非常受欢迎,我一直都对其合法性存着怀疑,例如早前香港法庭已判决Uber司机违法,更可能没有第三者保险,所以乘客冒着不少风险,最近执法亦加严了。香港肯定不是Uber面对法律问题的唯一地方,连在美国很多州份和城市都有,所以我从来都很难相信它值700亿美元。

    软件公司获极大优待

    Airbnb的潜在法律问题亦不少,本来酒店和旅馆是一个受到严格监管的行业,除牌照外,亦有消防、衞生等多种条例要求。开始时很多Airbnb的「旅馆」都只是个人家庭在出外旅游时,把自己的住屋租给一些年轻backpacking游客,后来在很多大城市的Airbnb演变成无牌宾馆,潜在不少风险。如不幸发生火灾或其他严重事故,客人未必受到任何法律保障,Airbnb公司极可能面临法律诉讼。

    最近美国总统特朗普对传媒的攻击变本加厉,对象不止最大仇人CNN,上周再次经Twitter诋毁《华盛顿邮报》,更含糊指控亚马逊是互联网逃税者。《华盛顿邮报》和亚马逊不算同一集团,只是两公司的大股东都是贝索斯(Jeff Bezos),最多只算兄弟公司。亚马逊自称从今年4月起,就在全美国收取销售税(除了5个没有销售税的州)。从前亚马逊经常钻法律漏洞,法例只要求在州内有实体店或仓库的公司才有收取销售税的义务,所以亚马逊就故意只把物流中心放在没有销售税或税率很低的州份。如果政府真的跟它翻旧账,未必完全没事,况且亚马逊的业务遍布全球,有关税务问题就更複杂了。

    长久以来,软件公司在产品责任(Product Liability)、侵权法(Tort Law)、 消费者保护(Consumer Protection)等法律上,得到极大的优惠和宽容对待,跟其他绝大多数行业都不一样,尤其是关乎人身安全的如医药。一般软件公司都要求客户在使用前必须赞同放弃大部分追究责任的权利。美国过去在很多案例上,法庭都站在软件公司那边,判受了损失的消费者败诉。

    在互联网年代,控方的难度就更高了,主要有三大困难:第一,很多服务都变成免费,因此如Google或Facebook等公司对产品和服务的水平和安全性,以至私隐等问题的责任就变得更糢糊和更低。第二,这些高科技系统非常複杂,很多时法庭没能力去判断这些公司对各种各样的软件故障(Software Bugs)和漏洞的责任程度,结果倾向偏帮软件公司。第三,到现时为止,绝大部分的软件都不会直接危害人身安全,最多导致金钱损失,所以连侵权法都较难用上。

    责任愈小发展愈快

    软件公司需负的产品责任极低是一个大优势,是推动整个行业高速发展的主要动力,正因如此,才能让Facebook、微软等由几名年纪轻轻的college dropout创造企业神话。软件crash掉没甚大不了,reboot一次就是了,损失重要数据也有冤无路诉,惟有等待下一次软件升级(有时手机升级完更大镬)。对比之下,与医疗相关的公司所面对的产品责任大很多,Theranos的神话幻灭就是一个例子。

    愈来愈多科技公司都不甘停留在虚拟世界,最佳例子是Tesla、Google、苹果等都在发展无人驾驶。无人驾驶车是一台两吨重的AI机械人,还会在道路上高速行驶,如出任何差池,随时变成杀人兇器。很多人已在讨论六十年代道德学上的一个经典思想实验——Trolley Problem,其所指的是一辆在轨道上高速行驶的公交车,前面有5个人站在路轨上,已来不及煞车,你刚好站在路边的换轨掣旁边,可及时选择把公交车转到另一条轨道上,但不幸这条轨上亦站着一个人,那幺在道德和法律上,你应否拉掣选择换轨「杀」一个人,从而拯救5个人的性命?

    从前的思想实验已变成无人驾驶公司工程师要面对的道德和法律问题。Trolley Problem只是AI结合其他科技的其中一个问题,未来将面临更多、牵连更广、更複杂的道德和法律问题。几乎可肯定的是,就算无人驾驶的整体安全度很快就超越人类,法律的改变极可能远远落后。很多美国科技分析师跟我说,中国在这些道德问题上的纠结较少,所以有可能在无人驾驶技术应用上超越美国。这是褒还是贬呢?

    加强监管或涉政治考虑

    更长远一点,AI等新科技不会再像过去般受到较少法律和政治干预,就算这些新科技有助提高生产效率,甚至令人类生活变得更丰足、更优闲,却威胁到人类现有金融和经济系统,或令到大部分人类不快乐(可能因为人类工作被AI取代,导致失业率大幅上升,但又能收到UBI,生活不愁,只是不爽),那幺可能需要政策和法律来监管和控制这些科技的发展和应用速度,情况恍如基因研究亦受到很多法例和政策限制。

    最后一个考虑当然是政治,社交媒体、电商、AI或其他科技的崛起,将影响或威胁到某政府或国家的稳定和安全,那幺这些政府必企图控制这些技术的发展,成功与否,和有什幺其他后果是另一回事。

    特朗普攻击亚马逊的主因是政治,不是追税。在中国,现在市值最大的两家企业就是阿里巴巴和腾讯(00700),国企如工行(01398)、中石油(00857)和中移动(00941)等更大。他们当然非常听话,惟未来面对的法律和政策问题必将有增无减。

    中环资产持有苹果、亚马逊、Facebook、Google、Tesla、阿里巴巴、腾讯、中石油的财务权益。

    更多谭新强文章:刘华 回归 与我C919中国製造的骄傲加息蝴蝶效应或掀壳股风暴



    上一篇:
    下一篇: